中華抗日第一村,淵子崖歡迎您!

淵子崖旅游

咨詢電話: 15563379777
               

關于我們About us
聯系我們contact us

山東淵子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電    話: 手    機:15563379777 聯系人:林經理 地    址: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板泉鎮 二維碼

國民黨老兵憶孟良崮戰役:攻山士兵尸首堆了7層厚

作者:山東淵子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時間:2017-9-6

解說:華野官兵臨陣機斷,打破編制界限,在陣前配合瞬間扭轉戰局,張靈甫苦苦等待的援軍終于不至,此時整編74師也被壓縮在孟良崮各山頭高地,陷入了缺糧、缺水、缺彈藥的困境。5月中旬的孟良崮天氣已經十分炎熱,光禿禿的山頭沒有水源,對整編74師官兵來說比饑餓更難以忍受的是焦渴。為了爭奪山間唯一的水塘,74師組織了20多次沖鋒,都被華野官兵堅決打退,清澈的山泉被染成了一池血水。張靈甫一面聯絡四周友軍,一面頻呼空軍支援糧彈,為了配合74師作戰,國民黨空軍從徐州和濟南機場頻繁起降,飛臨孟良崮上空助陣,由于地面交戰雙方的陣地已經犬牙交錯,而74師師部的對空電臺在早前的戰斗中被炸毀,無法進行對空聯絡,僅靠對空板指引,空軍轟炸和空投效果都很不理想。

類延成(原孟良崮紀念館官長):就徐州啊,機場他們要空投東西,空投東西呢,他的飛機過來以后,矮了那我們就打它就下來了,高了就飄到我們的陣地上來了,所以空投90%左右的東西包括水啊,食品都落到我們的地方來了。

姚永欽(原華野一縱機炮連指導員):一捆一捆的一米寬的這個50公分方的那個大的那個丟下來的救濟物資,我們都拿到吃了,它里面有壓縮餅干啊,里面什么都有。

解說:戰至15日黃昏,整編74師已經被壓縮在東西約3公里,南北不到2公里的狹窄地帶,張靈甫率部在孟良崮600、540、520高地和廬山等主峰苦苦支撐。華野的總攻一次緊似一次,而周圍的國民黨援軍卻始終不至,眼看一場“中心開花”的大戲唱成了整編74師的獨角戲。張靈甫的信心也有些動搖了,是繼續充當“磨心”還是不顧上鋒命令選擇突圍,張靈甫必須作出選擇。

陳曉楠:在孟良崮戰前大約七八天的時間,1947年5月6號張靈甫在距離孟良崮9公里的地方安營扎寨,他提筆給蔣介寫了一封信,信中張靈甫痛陳國民黨軍中積弊對“剿共”前景深表尤慮,措辭是頗為直率激烈,他寫道“犧牲者犧牲而已,機巧者自為得志”,“彼此多存觀望難得合作各自為謀同床異夢”。張靈甫的這一番言論表明他對國民黨軍內的積弊和軍事上的敗因不可謂不清醒,然而這份清醒卻沒有能夠挽救張靈甫和整編74師的命運,很快他就成為國民黨軍隊“各自為謀同床異夢”的真正的犧牲品。

解說:1947年5月11日張靈甫奉第一兵團司令湯恩伯之命率整編74師從垛莊出發,向華野指揮部駐地坦埠出擊,12日張靈甫部已推進至汶河一線前進大約15公里,而奉命與他一同行進的整編25師和整編83師卻行動遲緩,正因如此整編74師才在陣前稍形突出,成為粟裕確定的打擊目標,整編25師師長黃百韜將他的主力留在界牌和桃墟附近山區觀望,只派出一個旅負責整編74師左翼的安全。整編83師長李天霞光似乎更不像話,他本應派出一個旅負責整編74師右翼的安全,但李天霞只派了一個團跟進行動。

李作義:他向他的上級匯報派出了一個旅隨74師作戰,實際上是派出了一個團,這一個團曾經被人們解放軍殲滅過,后面又補充起來的一個團,這個團的戰斗力況且很差。

解說:在李天霞的授意之下,整編83師19旅57團團長羅文浪只派出一個連攜帶一部報話機,冒充旅部番號進至沂水西岸活動,整編74師的左翼掩護兵力不足,右翼則近乎空虛,這為華野分割包圍整編74師提供了足夠的空隙,尤其是李天霞負責的右翼,華野八縱輕易就切斷了整編74師與整編83師的聯系。李天霞、黃埔三期畢業,軍中人稱“霞公”,其為人彪悍強勢,抗戰時期也曾立下赫赫戰功,然而因為李天霞慣打滑頭仗,在張靈甫眼中“霞公”近乎“蝦公”,張李二人素有心結。

王玉齡(張靈甫遺孀):李天霞跟他有意見,那完全不能,不是張靈甫的錯,因為李天霞就想做這個74軍的軍長,他,我也是聽別人講的,就是說好像他還總統府有人,是錢大鈞吧好像是,好像要他幫忙,但是王耀武跟俞濟時,俞濟時是第一任74軍軍長,王耀武是第二任,他們兩個人力薦張靈甫,那時候張靈甫在追我,他根本沒有管到這些事情,那怎么,那李天霞對他有意見,那不是錯怪了他嗎。

解說:李天霞想當74軍軍長,卻在競爭中落敗,他對張靈甫從此心存介蒂。5月13日李天霞得知他派出的先頭部隊在垛莊西南方向受阻感覺不妙,他擔心自己的部隊被吃掉,遂于14日凌晨將整編83師的主力撤至大官莊,與桂系的第7軍和48師靠攏以求自保。

葉小琦:作為國民黨軍來講的話,它這個援軍它肯定都有一個顧慮,它不知道當時我軍包圍了74師以后呢,是不是圍點打援,增援部隊所以說都是顧慮重重。

解說:在74師的左翼黃百韜的行動一開始也慢了半拍,當他將整編25師主力留在桃墟頓兵不前之時,74師的左翼被葉飛的一縱輕易切割,直到5月15日黃百韜的表現也不見得有多積極,黃百韜雖非出身黃埔,但一般認為他打仗較為賣力,進則爭先,退則謹慎,因此孟良崮戰前張靈甫曾自請脫離李天霞的第一縱隊劃歸黃百韜的第四縱隊指揮,當黃百韜前去與張靈甫通氣時,他看到張靈甫正率部修建急造軍路,黃百韜好意提醒,這樣大的動靜恐怕會暴露自己的作戰意圖,張靈甫回應道共軍知道了也沒關系,我們就是找他打的,怕什么。粟裕后來回憶,當初他定下打整編74師的決心,其中一個原因就在于該師對其他敵軍十分驕橫矛盾很深,在我圍殲該敵,又堅決阻援的情況下其他敵軍不會奮力救援。

陳丹淮:有一個數據三天之內最快的國民黨增援部隊也不過了十公里,最快的,就進得最快的十公里,有的是3公里,因為打了三天,它前進就只是走了3公里,所以你看是它這個最薄弱點只有5公里了,對不對?但是它就是沖不過這個5公里來,它只沖了3公里還有兩公里沒有沖過來。

解說:5月15日當整編74師頻頻告急,國民黨各路援軍才在蔣介石的嚴命之下從速馳援,頂著按職問罪的壓力,黃百韜、李天霞等人都不得不不惜血本傾力救援。

惲前程:敵人都成連成營的沖鋒,人海戰術沖鋒,他說,過去說我們人海戰術實際上他們那是人海戰術,總歸我們硬守住這個陣地把敵人打下去了。

解說:孟良崮戰役后半段,雖然黃百韜傾力救援但終因華野各縱拼死阻擊,整編25師最終功虧一簣,未能打通與整編74師的聯系。處于右翼的李天霞后來因擔心整編74師被殲,自己也難逃干系也賣力相援,然而為時已晚,回天乏術。在外圍的其他各路國民黨援軍情況也都類似,在3天的時間里無一突破華野構筑的防線。5月15日下午3點困守山頭的張靈甫開始嘗試突圍,他組織部隊兵分兩路,向南和向西南方向出擊,遭到六縱和一縱的堅決阻擊,激戰3小時未果,張靈甫只得退回原來的山頭。

惲前程:他也想突圍啊,向南突圍突不出去,向東突圍突不出去,向西突圍突不出去,因為一看到遠近25師83師沒有靠攏,沒希望了,才想到自殺。

解說:戰至最后,華野的偵聽電臺聽到整編74師的參謀長魏振鋮向友軍呼救,請看到黨國份上,看在鐘麟先生面上拉兄弟一把吧。而整編25師則回復說就差5公里,怎么也打不上去,最后時刻整編74師和25師的無線電報就連密語也顧不上用了。由于華野不斷向540高地發起進攻,直接威脅74師師部的安全,15日夜張靈甫將師部前往600高地,他的最后一個指揮所就設在靠近山頂的一個巖洞里,這個巖洞三面石壁,只有一條通道與外界相連,洞內能容納二三十人,這個山洞就成為張靈甫最后的棲身治所,他將在這里度過生命中的最后十幾個小時。

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奶头大全_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app_欧美VideOSdesex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