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抗日第一村,淵子崖歡迎您!

淵子崖旅游

咨詢電話: 15563379777
               

關于我們About us
聯系我們contact us

山東淵子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電    話: 手    機:15563379777 聯系人:林經理 地    址: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板泉鎮 二維碼

抗戰血史:平民的村莊英雄的氣概——淵子崖

作者:山東淵子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時間:2017-9-6

淵子崖(當地人讀作ai)村的西邊殘陽如血。


家家戶戶都點起了燈,一沓沓的黃紙捻成了菊花狀。灶頭生起了火,祭祀的牲物準備停當。村頭的大路上,火光明滅紙錢紛飛,一些人的名字被呼喚著。

七月十五是一個祭奠亡者的日子,淵子崖人希望有了這紙錢的指引,64年前死去的人能回來團聚。

64年前,山東省沂蒙地區沭水縣(現為莒南縣),一個村莊和日本正規軍對峙。血與火的故事,在淵子崖村空曠的黑暗中上演。

“一匹大洋馬,又一匹大洋馬,一群,一大群馬……炮!大炮!”

“那一天是十一月初二,已經過去整整64年了,但閉上眼睛,什么都清清楚楚的!75歲的林祥林老人說。

那一天的早晨,天剛剛亮,11歲的他登上架子向土圍子外張望,田野里黃壓壓的一大片!他轉身向家里跑,一邊跑,一邊喊:“鬼子來了!”

后來,參加過戰斗的老人們異口同聲地把日軍的這次軍事行動歸結為偽軍和漢奸的報復。那時山東日軍和反抗力量進入了拉鋸戰。一條沭水河,淵子崖村在河東,是八路軍的地盤,4名武工隊員經常在村里做抗日宣傳。河西是日偽的地盤,一個碉堡就在村子對面,偽軍也經常過河來,說是要抗日,要糧食。1941年的冬季正值日軍“鐵壁合圍”,沭水之西的偽軍過河來要1000塊現大洋和大宗糧食。別的村子都給了,只有淵子崖說了“不”。

淵子崖村當時有1500多人口,是個大村莊。整個村子的周圍建有5米多高的土圍子,儼然一座城堡。1000多日本正規軍呈圓形向這座田野里的孤堡包圍過來。

“一粒糧食也不給!碑斈甑拇彘L林凡義說。不僅如此,當150多偽軍前來搶糧時,林凡義指揮村民用土槍、石頭將偽軍打了回去。

報復是意料中的事。淵子崖也做好了再戰的準備。土圍子是1920年代為了防土匪而建的,正好能用上。兩天之內,全村各家各戶所藏的火藥、土炮、大刀都集中分布在土圍子的各個戰斗崗位,沿著5米高的土圍子內側,搭起了兩米多高的可供人了望、射擊的木架子。

但是大批日本正規軍的到來,還是出人意料。日軍合圍的時候,有的人慌了,打開南門沖出去想逃。

“我父親手里提一口大刀,兩眼瞪得血紅,站在南門的木架子上,把棉襖一甩,光著膀子大吼一聲:”誰再逃,我就先砍了他‘!傲址擦x村長的兒子林祥秀說,父親當年大吼一聲,鎮住了陣腳。

站在這個架子上,林凡義作了戰前動員:跑是跑不掉了,退也沒有后路,一命換一命,值!一人殺兩個鬼子,賺!土圍子后面就是我們的家,家里有老人、婦女和小孩,一旦敵人進來,后果不堪設想,只有拼了!


“拼了!拼死也要和他干!”81歲的林崇巖老人身體已經傴僂了,但在說“拼了”的時候聲如洪鐘。

村里有4名武工隊員,一名武工隊員趕在合圍之前出了村,去找救兵。有一次機會可以選擇不戰。日軍對整個村子完成了合圍之后,派出偽軍前來勸降,說只要交出八路軍,交出糧食,可保全村無恙。村長林凡義還是響亮地說了“不”。

林凡義已經在1984年去世了,據說,當年他指揮戰斗的時候,還不到20歲。記得他的人向記者描繪他的樣子:一米七八的個子,手提一口大刀,光著身子,渾身是血,沿著土圍子的各個戰斗點跑。哪里告急了他就沖向哪里。炮聲震得聽不到說話聲,就喊,最后舌頭都搭拉了下來。

淵子崖村是一個典型的中國農村宗族社會,全村人姓林,共有9族,每個人的姓名中間的那個字,分出輩分尊長。當年,每族推出一個族長,9個族長在一起確定一個人任村長。林凡義是9人當中年齡最小的,但被一舉推為村長。

“父親沒有文化,不識字,但有見識,有組織能力,性格剛烈,不屈不撓!绷址擦x的兒子如此評價自己的父親。

中國的一個村莊,在一個19歲村長的帶領下,依靠9門“五子炮”、大刀、長矛和鐵鍬,與日本的精良武裝部隊展開了整整一天的殊死搏斗。

早晨8點多鐘,日軍開始炮轟土圍子。

“炮就架在離村500米遠的北面的高土坡上,先是打了四炮,三炮炸在土圍子上,一炮沒響,日本人沒想到的是,土圍子只出了個白點,一點沒怎么著!”81歲的林崇巖說,日本人的炮好厲害啊,沒炸的那一顆,像一只暖水瓶的膽那么大,明晃晃的,鋼鋼的!


炮打不開,于是人就往土圍子的門上沖,“沖鋒的喇叭吹得滴滴直響”。機關槍像炒豆子地掃。

“我拿著高粱桿蹲在架子上等著點火,彈藥已經裝好,一個人在了望口觀察,一個人在調整‘五子炮’的位置,兩個人裝彈藥。了望的一揮手,我就把炮點上了,‘轟!’我們的炮彈發出去了!

圍子有6個門,每個門后都布置有土炮。

“小日本小瞧了我們的土炮,我們這里發炮,他們認為是土炮,不能連發,乘著勁往上涌,我們是‘五子炮’啊,可以連開五炮,我們就連著干,干他,喲,一下子死一大片!”

一門“五子炮”需要5個男人伺候,一個看目標,一個調炮位,兩個裝火藥,一個點火!拔遄优凇崩,裝的是黃豆粒大小的鐵砂子,這都是村民們預備著防土匪自制的。

林崇巖家兩輩10個男人都在炮位上,“我三叔家的崇洛哥把炮支在圍墻的墻角上,他的兄弟崇順給他裝彈藥,崇洛不停地發炮,打得起勁,高興,鬼子在土圍子外哇哇大叫。崇洛哥一時性起,探出頭去向鬼子喊:”你們在下面不舒服吧!‘一句話未完,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頭。崇洛哥成了這場戰斗中第一個犧牲的人!

敵人的火力很猛。土圍子在明處,敵人在暗處。圍墻上的人不能露半點頭,敵人狙擊手的槍法又準又狠。

10點鐘,戰斗進行到白熱化程度。敵人一波一波的進攻都被擊退。村長提著刀在城墻上巡視。在北門,他遇到了林祥林的爺爺,爺爺頭破了,滿臉是血,林凡義讓他趕緊回家包包,回來繼續戰斗;在東面圍墻的架子上,他看到炮手林久勝身子一歪倒了下來,忙把他拉到一邊,用麥桿將尸體掩蓋起來;多門“五子炮”的炮膛都發了紅,只能一門一門地輪換著澆上煤油降溫;鐵砂子很快就用完了,村里的女人們把鐵鍋砸成一塊塊的碎塊,送到陣地上來,還把農具鐵耙子的一根根齒掰下來,直接放到炮膛里打。

林慶余參加戰斗的時候只有18歲,他說,當年的戰斗真是太激烈了。他所在的炮位,先是在東邊,鬼子一露頭就打,直打得不敢露頭了。北邊的敵人又上來了,兩個壯漢抬著炮飛跑到北邊救急;北邊壓下去,東頭的又沖上來,他們又抬著炮到東邊!皟纱罂鹱影易育X都打盡了,炮也打紅了。日本人的炮彈就在我們腳下炸開,有人被炸傷,有人倒下去就死了。但是我一點也不知道害怕。腦袋被大炮震得嗡嗡響,沒有人往后退!

就是這樣,土圍子巋然不動。危險的情況在北門出現過一次,北門外有16間民房,日本人爬上了屋頂,準備從那里上圍墻。林慶余所在的炮位可以看得見,但炮夠不著,幸虧村里有一把“快槍”,及時調來把屋頂上的鬼子打了下去。

10點過后,死傷慘重的鬼子冷靜下來,開始集中攻打土圍子的薄弱處——東北角。這里的圍墻相對矮、薄!皵橙苏{來了重炮。他這個炮的響聲就和先前的不一樣,炮彈像下雹子一樣往東北角砸!绷謶c余值守的炮被調來支援東北角。但是,一聲巨大的炮響之后,圍墻被炸開了一個大窟窿。

“我看見林久祥提了兩扇門板沖了上去,去堵那口子,一發炮彈打了過來,門板被打得粉碎,圍墻里面的三間木匠鋪轉眼之間變成了一個大炸彈坑;林慶洲又扛著門板來了,還沒堵上,門板又被炸得粉碎,我們的炮也連著打,都打瘋了!

圍墻的口子越炸越大,“五子炮”顯然壓不過日軍的大炮。圍墻被打破的消息傳遍了全村,婦女、老人、小孩提著菜刀拿著長矛、農具都來守口子。

“敵人看破了圍墻,就開始沖鋒,號吹得山響。這邊沒有槍,敵人近了炮就打不著了。婦女、小孩們把窟窿邊上的一座大豬圈拆了,用石頭砸!

石頭砸退了敵人的幾次沖鋒,但圍子眼看守不住了。林崇巖看到了他的四叔林九蘭手握一把鍘刀藏在破墻后面!八氖迨谴謇镉忻膲褲h,喝酒能喝一斤,30多歲,生有兩個兒子一個閨女,平日里是個好農夫。他脫了棉襖,手拿鍘刀悄悄地站在那里。一個日本人爬下來,正往窟窿里鉆,四叔手起鍘刀落,日本人腦袋卟地落了地!

一個又一個,這位不怕死的中國農民像切瓜一樣一連砍落了七顆日本兵的腦袋!暗诎藗鬼子又鉆了進來,四叔的刀明顯地舉不動了。就在他的刀高高舉起的時候,小日本的刺刀刺進了他的胸膛!

四叔轟然倒下,土圍子失守。此時是下午5點左右,戰斗進行了9個多小時之后。

日寇為攻下這座土圍子,付出了死亡120人以上的代價。

戰斗變成了肉搏。

守圍子的“戰士”沿著細長的更道向西南方向撤退。那是在土圍子和村莊的房舍之間,有一道寬一米左右的留給更夫的道路,一側是高5米的土圍墻,一側是高3米左右的護屋子的墻。

林慶余扔了炮,抄起一把長矛沿著更道向西跑,“大家手里都有家伙。西北有個架子,上面的戰斗還在進行,我就在那里繼續干。槍彈往里叭叭地掉,敵人沖進來,肉拼,死了十多個人,西南門也守不住了。扔下這里繼續往東跑!

更道里沒有地方可以躲藏,很多人倒在敵人的槍下。21歲的林久義手里握著一把鐵叉,被鬼子追得發急。在更道的一個拐彎處,他站住,藏在那里!拔衣犚姽碜拥拇笃ぱヂ,就一下出去,鐵叉扎在他的胸膛上。然后,我又藏起,聽到鬼子來到,又跳出來穿死一個!苯衲85歲的林久義說,就在他穿死兩個日本兵后,大批的鬼子從后面涌了上來,他扔下叉子趕緊跑。跑到一個院子里,一頭扎進一個草垛,敵人的腳步聲、喘氣聲都聽得一清二楚,“幸虧他們沒有放火燒那堆草,否則我也活不到今天!

當他回到家時,發現父親已經死了,他被日本兵刺穿了脖子和腰。

林崇巖跑到更道的東北角,才發現斷了路。這是一個死角,無路可退,但鬼子卻一步步地逼上來。他的肩膀上還扛著一門土炮,2米多長。黃昏的幽暗光線里,幾乎都能看見鬼子的臉了,林崇巖叫身后的林慶海點炮!稗Z”的一聲,兩個鬼子被炸翻在地。后面的鬼子探頭探腦地不敢貿然追趕,林崇巖向林慶海大喊一聲:兄弟,快點逃命!自己也扔了炮就跑。

此時的村莊烈火沖天,鬼子點燃所到之處的房屋草垛,全村1000多間房起火。沒有人顧得上救火,村民們人人自衛和鬼子肉搏!熬瓦B婦女們也手拿菜刀,守在自家的門后,只要鬼子進來,就砍他娘的!”林崇巖說。

林崇巖被鬼子追了三圈,實在沒有地方可以躲藏,四周都是高墻,便一頭扎進一所院子,跳進地瓜窖里。在地窖里,他聽到越來越多的人被鬼子趕到這里!拔衣牭们迩宄,鬼子在殺人,那是刺刀刺進人肉里的聲音。我聽到了我父親的喊聲。父親在堵炸開的圍墻窟窿時,就被日本人的炮炸破了肚子,我聽到刺刀刺進了父親的身體,那以后再也沒有父親的聲音了!

大批的鬼子進村后,任何抵抗都變得不可能了。

屠殺開始了。

林慶余藏在一只柳條筐下,兩個日本兵走過來坐在筐子上面,很快他們就聽到了筐子里的喘息聲。林慶余被他們一人捉一只手,往火堆里推!八七M去,我蹦出來,推進去我再蹦出來。真是沒地方跑沒地方躲啊,門口就站著兩個日本兵端著刺刀。我的身上開始起火,棉衣全著了,臉燒得一只眼睛看不見了。有一個豬圈,我便一下跳進去,雙手往下扒衣服?圩咏獠婚_,兩只手全部燒傷了,肉一塊塊地掉下來!绷謶c余就在豬圈里全身精光地呆了整個晚上,逃出一條性命,但雙手從此卻殘疾了。

林慶棟還清楚地記得第二天早晨他所看到的情景。那年他11歲,三嫂子的3個兒子都找不到了,他陪著嫂子出去找。村里火還在燒著,到處是煙,屋頂不斷地塌下來!斑~步就是尸體,不見活人。在那個豬圈里,30多具尸體臉朝下疊壓著!

屠殺進行到天黑,土圍子外面響起了更激烈的槍聲。八路軍山東縱隊二旅五團和區武工隊不顧一切從村東北趕來救援。日軍立即折身撲向八路軍。在日寇的精良武裝下,前來增援的八路軍40多人全部犧牲。

日軍從淵子崖村退去,偽軍緊跟著進了村趁著天黑大火搶劫!盃孔吡巳可,搶走了糧食,還抓走了70多人。我那一年只有11歲,被捉了去,關了9天,后來家里人賣了3畝地,花400塊大洋才贖我回來!75歲的林祥林老人說。

“當時還差一個月零28天就要過年了,可家家白衣,戶戶哭聲,這年怎么過喲!”活下來的老人們掰著手指頭算,村里200多戶人家,沒有一家沒死人的!昂芏鄫D女都改嫁了,有的肚子里還懷著孩子!”

淵子崖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全村死亡村民120人以上。

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奶头大全_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app_欧美VideOSdesex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