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抗日第一村,淵子崖歡迎您!

淵子崖旅游

咨詢電話: 15563379777
               

關于我們About us
聯系我們contact us

山東淵子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電    話: 手    機:15563379777 聯系人:林經理 地    址: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板泉鎮 二維碼

中華抗日第一村-淵子崖

作者:山東淵子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時間:2017-9-6

自上世紀30年代日軍的鐵蹄踏進中華大地的那一天起,無數英勇不屈的中華兒女紛紛拿起自衛的武器,同窮兇極惡的侵略者展開了生死搏斗。山東淵子崖村,就堪稱中國農民抗戰的杰出代表:面對1000多名武裝到牙齒的敵人的瘋狂進攻,全村男女老少憑著簡陋的土槍、土炮和原始的磚頭棍棒奮起反抗,雖然傷亡慘重,但也讓侵略者付出了沉重代價,譜寫了中國抗日戰爭史上農民自發組織的規模最大、最悲壯、最具民族不屈精神的浴血保衛戰。此戰,被毛澤東贊譽為“村自衛戰的典范”,淵子崖也因此被后人譽為“中華抗日第一村”。

首戰告捷:用土炮回應漢奸的敲詐

在今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板泉鎮的沭河東岸,坐落著一個名叫淵子崖的大村莊?箲鸪跗,淵子崖屬沭水縣板泉區,有200多戶人家,1000多口人,是一個典型的中國農村宗族社會,共有9族,全村人大多姓林,他們淳樸善良、頑強勇敢。

1938年春,日軍的鐵蹄踏進了魯東南,在沭河西岸的小梁家等村安上了據點。淵子崖西臨沭河敵占區,東靠莒南抗日根據地,大部屬山地丘陵,處于敵我交錯的“拉鋸”地帶。日偽軍經常到河東“掃蕩”,殘殺百姓,搶掠財物;一些惡霸地主、土匪武裝則打著抗日的旗號,到處橫行霸道。淵子崖全村老少過著“白天怕見人跑,夜間怕聽狗咬”的日子,整天提心吊膽。

1940年1月,八路軍山東縱隊二旅獨立營進駐淵子崖村,營長紀尊平和指戰員們對待老百姓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對待日軍漢奸,英勇抗擊,不怕流血犧牲。村民逐漸意識到“只有八路軍,才是真正抗日的隊伍”。1940年10月,“抗大”工作團來該村宣傳抗日。1940年底,村里建立了民主政權,選舉林凡義為村長,并成立了“農救會”“青抗先”“婦救會”等群眾抗日組織,不久還建立了村民抗日自衛隊。1941年5月中下旬,八路軍一一五師戰士劇社等8大劇團在淵子崖村公演10日,對于教育和團結人民、打擊敵人、增強村民的抗戰勝利信心起了很大的作用。

隨著抗戰形勢的發展,日軍加緊了對山東等敵后抗日根據地的“掃蕩”。中共板泉區委號召群眾開展抗糧抗捐,區長馮干三作了動員部署。淵子崖群眾個個摩拳擦掌,一致表示:“不交一粒糧,不出一分錢,餓死漢奸,困死日本鬼子!”

淵子崖村這么有“底氣”,除了有黨的堅強領導,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家底兒厚實”:早在20世紀30年代,為躲避匪盜禍亂,淵子崖村就圍繞村邊筑起了5米多高、1米多厚的土夯圍墻,一般的槍彈根本穿不透;墻上有垛口、槍眼,四個角還各建有一座炮臺;自衛隊手里不僅有從敵人手里奪來和從社會上買來的少量鋼槍,還有幾十支土槍和9門威力不小的土炮(也叫生鐵牛、五子炮)。土炮長約1米左右,重達30公斤,炮口約1寸。子彈是由土灰藥和似黃豆大小的鐵豆合成,彈道約70厘米,射程達250米,威力極猛。發射時,把土藥先裝上,再壓上小鐵豆,點燃炮底下的火眼,“轟隆”一聲,數不清的子彈就打出去了。沭河邊的人民原是用這種炮來打野禽和野獸的,現在這些土炮有了新用途。另外,該村還有著數百年的尚武傳統,多半村民都會幾路拳腳,抗日自衛隊的成員不僅個個武藝精湛,人人還都配有一把大刀,如果是徒手格斗,三五個人都不是他們一個人的對手。

1941年12月中旬的一天,駐小梁家據點的偽軍隊長梁化軒派人給淵子崖村送來一張紙條,索要雞、肉、酒、白面等食品,還要大洋1000元,并說如果不答應,就要血洗淵子崖。村長林凡義給梁化軒回信道:“酒、肉、雞、面、錢都準備好了,請來拿吧!你們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就殺一雙!比缓,他馬上布置全村做好迎擊敵人的一切準備。

梁化軒接到回信后惱羞成怒,于12月18日帶領150多名偽軍包圍了淵子崖村。偽軍喊話勸降,被林凡義厲聲駁回。梁化軒氣急敗壞,命令爬墻攻寨。淵子崖自衛隊員不慌不忙,沉著應戰,等敵人靠近圍墻時,“生鐵!币魂嚭鸾,煙霧起處,敵人人仰馬翻,抱頭鼠竄。自衛隊員揮舞大刀殺出圍墻,乘勝追擊,偽軍大敗而逃。

首戰獲勝,淵子崖村士氣大振。區長馮干三來到淵子崖村表揚了這里的干部群眾,并鼓勵他們總結戰斗經驗,研究備戰措施,以防敵人卷土重來。全村男女老少齊動手,有的修補圍墻,有的擦拭武器,有的制造彈藥。自衛隊進行了整頓,每個組配備一名有戰斗經驗的隊員負責領導工作。全村群眾也作了分工,男青壯年守圍墻,女青壯年運送彈藥、石頭,老年、兒童送水送飯,救護傷員。

偽軍“品嘗”到了淵子崖土炮和大刀的“滋味”,再不敢靠近淵子崖。他們對淵子崖人民恨之入骨,預謀“借刀殺人”血洗淵子崖。12月20日凌晨,梁化軒得知有一批日軍從沭河東“掃蕩”回來要西渡沭河,他就指使偽軍在淵子崖村附近故意打槍放炮扔手榴彈,吸引日軍的注意力。這批日軍有步騎兵1300多人,大小炮各數門,他們害怕渡河受襲,就循聲來到淵子崖,梁化軒則乘機向日軍密告淵子崖村內藏有八路軍。日軍正愁找不到八路軍的正規部隊決戰,立馬就擺開陣勢向淵子崖村撲來。當日上午9時許,日軍和偽軍合兵一處,總共1500余人的重兵把淵子崖村包圍了起來。

同仇敵愾:誓死保衛自己的家園

20日一大早,淵子崖村的村民就被村外的一陣槍炮聲驚醒,起初都以為是梁化軒的偽軍前來報復,在村長林凡義的帶領下,大家很快擁上圍墻,做好了迎擊的準備。過了一會,大家見偽軍只是漫無目標地亂放槍炮,并不前來進攻,心中都十分納悶,等到發現大隊日軍后,林凡義等人才明白,偽軍的槍炮聲原來是在給日軍“報信”呢!

眼見敵人從四面八方壓了過來,林凡義對鄉親們說:“現在跑是跑不掉了,退也沒有后路,一命換一命,值!一人殺兩個鬼子,賺!土圍子后面就是我們的家,家里有老人、婦女和小孩,一旦敵人進來,后果不堪設想,只有拼了!”村民們異口同聲:“寧可站著死,絕不躺著活。大伙兒聽你的!”“好!我們就拼了!”林凡義說罷,甩掉棉襖,掄起大刀片,沉著冷靜地指揮自衛隊和村民迅速占據有利地形,準備迎擊敵人。

上午10時左右,敵人首先從東北角發起了進攻,炮彈像流星似的飛向圍墻,一些墻被摧毀了,林凡義就帶領自衛隊拿鐵锨镢頭抓緊修補。炮擊過后,敵人沒有聽到村內的動靜,就端著槍以散兵陣形向村莊摸來。等敵人進入土炮射程后,林凡義大喊一聲“打”!幾門土炮和其他槍支一起開火,一時間濃煙滾滾,前邊的日軍紛紛倒下,后面的掉頭就跑。敵人的第一輪進攻就這樣被打退了。

為了準備迎擊敵人的再次進攻,村民趁著空隙抓緊裝藥上炮。剛裝上火藥,還沒等大家喘口氣,敵人的第二輪進攻又開始了。炮彈雨點般飛來,不少村民被炸死炸傷。但淵子崖人民沒有被嚇倒,這反而激起了他們對敵人更大的仇恨。村民林崇周被炮彈炸傷了肚子,腸子都流了出來,但他用破布一扎,堅持參加戰斗。大家以圍墻為依托,與敵繼續展開搏斗。

日軍這次是在密集的炮火掩護下進攻的。村民們本想等敵人炮火停了之后再放炮,可是狡猾的敵人利用密集的炮火構成的掩護網已經快沖到墻下了,村民趕緊放炮射擊,日軍又傷亡一片,但敵人這次沒有后退,繼續玩命猛攻。

對敵人威脅最大的就是土炮,但由于填火藥時間長,日軍就利用這個間隙,派人沖上去試圖搶炮,村民則與沖上來的敵人展開肉搏戰。敵軍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后爬到墻上,村里的勇士猛吼一聲,將爬到墻上的敵人的腦袋一劈兩半;聚集在墻下的敵人被石頭磚塊砸的骨斷腰折,慘叫聲一片。

許多村民冒著彈雨,用門板、石塊把缺口堵上。等日軍靠近就用槍打,沒有槍的就用大刀砍,沒有大刀的就用石塊砸,甚至連锨、鏟、鉤等農具都成了打擊敵人的武器。有的村民把燒飯鍋砸碎,把鐵耙釘砸下來,用來做土炮的砂子,向敵人猛轟。

接近中午時,村中彈藥已經基本用盡。負責后勤保障供應的老人、婦女、兒童送來了石塊磚頭、鍘刀菜刀、鐵叉大刀片,全村男女老少一起上陣,同仇敵愾,英勇的村民們面對如蝗的槍彈,毫不畏懼,一個人倒下去了,另外一個人再補上……激戰了一個上午,敵人也沒有突破圍墻。

午后,日軍休整后又一次發起強攻,剛壘起的圍墻缺口又被摧毀,圍墻上的炮樓被轟倒,圍墻的缺口越來越大,守墻的勇士也被炮火掀到墻下。日軍乘虛蜂擁而入,勇士們大喊著:“鬼子要進莊了,殺呀!”

身材高大的自衛隊員林九蘭掄著一把雪亮的鍘刀堅守在缺口旁,他嫌大刀片不過癮,就用上了鍘刀。日軍鉆進來一個,他掄起鍘刀砍下了敵人的頭,又進來一個,又是一刀鍘下去,劈開了日軍的面門……就這樣,他一連砍死了7個日軍后英勇就義。

敵人繼續朝著圍墻缺口沖來,年輕的自衛隊員林端五手握鍘刀迎上去,一顆子彈飛來,奪去了他年輕的生命。 林端五的父親林九宣看到兒子倒在血泊里,兩眼冒火,轉身向缺口沖去,他舉起長矛,狠狠地刺死了一個日軍。林九宣拔出長矛,又向一群敵人撲了上去,與他們展開白刃戰。在這生死搏斗的時刻,林九宣老人身受兩處重傷,支持不住,倒在墻下。他吃力地說:“拼到底,要報仇!死了也不能當孬種!”老人的話,給自衛隊員們增添了力量和勇氣。勇士們把死者移到一邊,傷者抬下去交給運送彈藥的群眾,繼續戰斗,整個圍墻內響徹著喊殺聲和敵人的慘叫聲。

一伙日軍在圍墻邊貼著墻根搜索著。突然,一位頭發蒼白的老大娘跳了出來,舉起菜刀把離她最近的一個敵人的腦袋劈了個血口子。這位老大娘的兒子已經被敵人的炮火炸死了,復仇的力量使她變得毫無畏懼。她正要繼續砍向這個日軍,被后面的敵人一槍刺中倒在了血泊里。自衛隊員林九臣的妻子,用大镢頭砸在敵人的身上,在敵人的刺刀也刺進了她的腹部時也依然沒有放手,和敵人同歸于盡。

抗日楷模:毛澤東親贊是“村自衛戰的典范”

日軍進村后,村民們失去了圍墻這一屏障,面對敵人的優勢兵力,只好邊打邊撤,用大刀、抓鉤、鐵锨、菜刀、鋤頭同敵人展開了慘烈的巷戰。村長林凡義邊指揮鄉親們戰斗,邊與村民林九乾一起,揮舞著大刀片同多名日軍血戰。林九乾犧牲了,日軍的刺刀眼看就要刺中林凡義,林九乾的妻子怒吼著沖上去,用镢頭將日軍的腦袋砸開了花。她的公公林秉標沖了過來,見到親人,林九乾的妻子痛哭失聲,林秉標把一捆稻草輕輕蓋在兒子身上,一把拉起兒媳:“孩子,這不是哭的時候,站起來和鬼子拼呀!”

街頭巷尾,農院內外,殺聲一片,村民們和敵人展開了殊死的搏斗。有的夫妻雙雙在院子里同日軍拼殺,有的父子在巷口阻擊敵人,有的母女合力同敵兵廝打在一起。幾名日軍包圍了林慶海,他點燃火藥罐扔向敵人,自己也被燒成了火人。17歲的林慶寶赤手空拳同敵人奪槍,犧牲時,雙手被刀刺割得血肉模糊。林清義、林九星等十幾個會武功的老人,同日軍拼殺在一起,在殺死幾個日軍后,也不幸全部中彈犧牲。自衛隊員王彥治被日軍包圍后,果斷拉響了腰間的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

面對寧死不屈的村民,日軍的兇殘本性更加暴露無遺,放言要把全村所有能喘氣的統統殺掉。于是,一場滅絕人性的大屠殺開始了。

日軍在一條胡同里堵住了十幾名手無寸鐵的婦女兒童,把他們趕進池塘里活活溺死,還用刺刀扎浮在水面上的人。敵人把俘獲的林崇洲、林慶會用繩子捆綁起來,扔進熊熊燃燒著的草垛火堆中活活燒死,兩人在掙扎中還不斷呼喊:“打倒小日本!鄉親們,快殺呀”!林九星老人被敵人抓住,日軍在他身上刺了十幾刺刀,扔進糞池里,潑上汽油點火焚燒。等敵人撤出村子后,老人被村民從死人堆里救了出來,躺在村長懷里,他喃喃著說了最后一句話:“俺到死都沒給鬼子說一句孬話!”……

村民的抵抗和日軍的屠殺一直進行到太陽落山,村里到處都是尸體,鮮血染紅了街道、斷墻。村民大部分退守到最后一條街道上,沒有退路了,情況萬分緊急。

在這關鍵時刻,板泉區區委書記劉新一、區長馮干三率領縣區武工隊和山東縱隊二旅五團的一個連火速趕來投入了戰斗。原來,太陽快落山時,我主力山縱二旅五團一部聽到激烈的槍炮聲,看到了從淵子崖方向跑來的逃難群眾,就和區武工隊火速前來增援。

在劉新一、馮干三的指揮下,這支總共不到100人的隊伍把敵人堵在了村子里。日軍立即瘋狂反撲,依仗優勢兵力,沖出包圍,占據了村東的丘嶺,擺好了小鋼炮。此時,我方增援部隊處于不利位置,完全暴露于敵人的眼皮底下,且處于開闊地帶,遭到敵炮火的猛烈轟炸,傷亡慘重。在這次戰斗中,劉新一、馮干三及40多名戰士犧牲。敵人重創我增援部隊后,正準備繼續進村屠殺群眾,忽接到情報,八路軍山東縱隊二旅五團的主力部隊正在全速趕來增援。害怕夜間作戰吃虧的日軍于是邊放冷槍冷炮,邊朝東南方向撤去。

淵子崖保衛戰譜寫了中國抗日戰爭史上農民自發組織的規模最大、最悲壯、最具民族不屈精神的浴血保衛戰。此戰,淵子崖村民被日軍殺害147人,傷400余人,但日偽軍也付出了傷亡154余人的沉重代價。

敵人退卻后,我抗日民主政府和人民子弟兵立即在淵子崖村開展了救死扶傷的工作:死者被安葬,傷者被送到后方醫院治療;在這次戰斗中死了兒女的老人由政府奉養,犧牲了父母的兒女由政府照顧;被燒壞的房子馬上蓋起來,鍋碗瓢盆毀壞的立即補充;政府不顧自己的困難送來了救濟糧和錢款,鄰近的村莊佩服淵子崖人民不怕犧牲的精神也送來了生活用品?h區干部住在村里,辦理一切善后工作。經過大家的努力,不到一天的時間,全村各家各戶都安頓好了。淵子崖村的人民沒有被嚇倒,又以更高的熱情投入到抗戰中去。

為了頌揚淵子崖人民的英雄業績,毛澤東親自在延安《解放日報》上撰文,高度評價該村是“村自衛戰的典范”,淵子崖因此被譽為“中華抗日第一村”。1944年,為紀念淵子崖保衛戰中死難的烈士,濱海專署在該村北面的山嶺上,用紫紅色的巨石,建立了一座六角七級紀念塔。濱海專署、濱海參議會和沭水縣政府、縣參議會的領導同志都在碑上題了詞。新中國成立以后,在臨沂烈士陵園紀念堂里,陳列了淵子崖戰斗的浮雕;在山東省博物館里,展出了淵子崖戰時用過的大刀、長矛;在北京軍事博物館里,曾設置專門版面,介紹淵子崖戰斗的英雄事跡。淵子崖人民英勇抗擊日軍的事跡,還多次被拍成電視片,在中央和省、市、縣電視臺播放。

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奶头大全_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app_欧美VideOSdesex0e